快捷搜索:

最新连载_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txt百度云下

完备版涉猎请打开【微信】→【搜一搜】搜索【微梦书社】公/众/号

《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》

主角:凌依然易瑾离

简介:深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逝世亡,车祸生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。 她出狱后,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。 她跪在地上求他,“易瑾离,你放过我吧。” 他却笑笑,“阿姐,我永世都不会放过你。” 都说易瑾离冷心绝情,可是却把一个坐过牢的环卫工宠上了天。 然而昔时的车祸本相,却把她对他所有的爱都摧毁了,她从他身边逃离。多年后的一天,他跪在了她的眼前,“依然,只要你回到我身边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 她冷冷谛视着他,“那么你去逝世。”

【今世言情小说】【完备版+番外】【TXT+百度云+全文免费涉猎+无弹窗+番外】

《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》全文免费在线涉猎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

第4章

凌落音的表情一变,而凌国志已经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凌依然的脸颊上。

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!你开车撞逝众人,坐了牢,家里的脸都被你丢尽了。你已经没出路了,你现在难道还想要把你妹妹的出路也毁了吗?”凌国志骂道。

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这个女儿的厌恶。想当初,他们家攀上了萧家,在亲戚同伙间,他有多长脸,那么之后,就有多没脸!

凌依然一边的脸颊上,立时一片火辣辣的,只是她的眼神,却依然照样镇定的,就像是根本不在意似的。

“我原先只是想来给母亲上柱喷鼻,然则现在看来,母亲的喷鼻,也没需要再这里上了。这里,我也不会再踏进来了。”

在说完这句话后,凌依然径自回身脱离了这个她曾经的家。

这个“家”,如今已再无一丝她驻足之处。

————

凌依然回到出租房的时刻,出租房里是一片的暗中,灯灭着。当她开了灯之后,欢迎她的是一片清生寂静。

十来方的房间,一眼就可以看出来,房子里没有人。

阿瑾走了吗?她的心中忽然有些空荡荡的。原本到头来,依然照样只剩下她!

凌依然苦笑了一声,正要回身把门合上,却在看到了一道身影渐渐地朝着她走来的时刻,停住了。

是阿瑾!

他依然穿戴昨天的那一套破旧衣裳,手中拎着个袋子,厚重的刘海险些遮挡住了脸的上半部,让人险些一眼看不清他的相貌。可是她却知道,在那刘海之下,是一张如何倒置众生的面容。

这样的人......真的是漂泊汉吗?

着实她和他跟本就不熟,她以致一点都不懂得他,就这样收留他,她知道自己是感动的,也可能会有危险,然则......便是遏制不住这份设法主见。

大概,人类毕竟是群居动物吧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冷情淡然的声音响起,却好像彷佛是最动听的天籁一样平常。

她忽然喉咙一热,声音都有些哽了,“我......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。”

他盯着她,“只是出去买了点器械。”

她赶快侧了侧身子,把他拉进了房子,关上了门,然后看到了他手中领着的袋子里,有两个洁白的馒头。

她轻轻一笑,只感觉整小我都仿佛轻松了不少。

“那一下子我们一路吃,不过之前,我......想给我妈上柱喷鼻,本日是我妈过世的日子。”凌依然道,从包里掏出了之前路上买的红烛和喷鼻,再摆上了一个相框。

镜框里是一张诟谇的女人照片,照片中的女人只有30阁下的样子,看起来温婉而优美。

她点了烛炬和喷鼻,握着喷鼻,恭恭敬敬地对着照片鞠了三个躬。

“妈,我现在开始从新生活了,我过得很好,我现在有一份可以空手发迹的事情,收入也足以养活我自己,你可以宁神了,而且将来,我还会过得越来越好的......”

易瑾离站在一旁,看着目下的女人唇角含着笑意,然则那双杏眸却含着模糊的水气,烛光和灯光混杂的光影,映照在她的脸上,明明暗暗。

弯弯的柳叶眉,小巧的鼻子,粉色的唇瓣,倒是厚薄适中。她长得不差,然则易瑾离见过太多的美男,昔时他的未婚妻郝梅语就是可贵一见的大年夜美男,对易瑾离来说,凌依然也只是通俗而已。

他看过她的资料,自然清楚本日是她母亲的忌日。只是一个刚从牢里出来的女人,做着一份扫马路的事情,却说过得很好?

“而且,现在还有人陪着我一路住。”她的声音,继承轻轻地吐出,然后回头,那双杏眸朝着他望来,灯光烛影下,幽静淡然,却又似无限欢乐。

就似乎他的存在,对她来说,便是一种满意似的。然后半晌,她回头从新看着那照片中的女人,“以是,我真的很好,妈,你可以安心了。”

说完这话,她又恭恭敬敬地鞠了三个躬,这才把喷鼻插上,然后悄悄地站着,看着那相框中的照片。

莫约过了15分钟,喷鼻燃尽了,凌依然这才吹熄了烛炬,对着易瑾离道,“好了,我料理一下,再烧一碗汤,我们一路吃晚饭。”

“嗯。”他应着。

她动作麻利的料理了器械,然后又从冰箱里掏出了一个鸡蛋和一个番茄,迅速的烧了个鸡蛋番茄汤,再一人一个包子的吃起了晚饭。

“对了,阿瑾,曩昔是做什么的啊?”凌依然一边吃着,一边问道。

“什么都做,有活就做,没活就随便找个地方苏息。”他道。

苏息?就像是昨天那样一动不动地待在马路上吗?想必他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吧,否则又有几小我,会大年夜冬天的夜晚,坐在街边?

“那你几岁了?”她又问道。

“27。”他道。

“我们一样大年夜。”她倒是诧异着道,“那你是几月诞生的?”

“11月。”

“我7月,这么来说,我还比你大年夜几个月了。”凌依然道,“你没有什么家人,我也没有什么家人,要不今后你就喊我阿姐好不好?我也把你当弟弟?”

“阿姐?”他轻轻地笑了一下,还从来没什么人,敢当他易瑾离的阿姐,这个女人,却大年夜言不惭的要当他的阿姐?

若是她知道他是谁的话,还敢说这样的话吗?

不过也恰是由于不知道,以是才有趣吧。

“不可吗?”她的眼神黯了黯。

母亲去世的时刻,她只有3岁,只知道母亲是意外小产,抢救无效逝世亡的,而那个孩子,她曾听家里的长辈亲戚们无意中说过,已经有6个月了,是个男孩,可惜就活了10分钟。

若是那个男孩活下来的话,便是她的弟弟了吧,她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孑立了!

“你确定你真的要当我阿姐?”他的声音倏然响起。

她猛一昂首,对上了他刘海之后那双漂亮的桃花眼。明明是清澈无比的眼珠,却又让人感觉像是迷雾重重似的。

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。

“可是我居无定所,也没有固定的事情,就连基础的生活都难以自足,你为什么想要当我阿姐?”

完备版《爱你成瘾:偏执霸总的罪妻》未完待续、、、

关注"民众,"号回覆:185.即可涉猎全文

完备版涉猎请打开【微信】→【搜一搜】搜索【微梦书社】公/众/号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